习得字内功,行得新书意——访书道家孙璘

图片 2

  卜庆中

习得字内功,行得新书意——访书法家孙璘

时间:2018年10月2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杨 阳

图片 1  

孙璘作品

  他出生于江苏无锡乡下,从小生活的环境受艺术影响甚少,亦无家学渊源,学艺之道可谓先天不足。进入初中之后,因机缘巧合,才使他有了亲近书画的机会。而如今,他已在中国书坛占有一席之地,更曾被评为“中国书坛十大年度人物”。他是书法家孙璘。

  静心习得隶书功

  孙璘写得最多的是隶书,最有成就的也是隶书。1979年时,孙璘20岁,结束了近两年的知青生活,被分到小镇上的中药店,在青石板铺成的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的街上,在每日的抓药、熬药、读方识方的日子中,孙璘的心却逐渐静了下来。此时的他开始喜欢汉隶的端庄厚重之美,并加强了对汉隶的临习。但是汉隶碑帖资源丰富,且风格多样,应师法哪些经典?“书贵自然,不能刻意求工,故我独钟情自然状态下的汉隶经典,如《石门颂》《西狭颂》等。以及由篆入隶的西汉《北陛刻石》《五凤刻石》,古朴的《穰盗刻石》以及风格各异的《乙瑛碑》《礼器碑》《史晨碑》等汉隶名碑都深深吸引着我。”孙璘说。除此之外,孙璘还对清代隶书的传承脉络用心梳理,时常摩而习之。

  “访碑”是他学书的重要内容,孙璘曾多次到有“天下汉碑半济宁”之说的济宁“访碑”。有着北朝晚期时的四山摩崖的邹城亦是孙璘经常造访之地,“面对镌刻在规模宏大的山坡或巨石上,不论是铁山还是岗山的摩崖刻经,每次身临其境,都令我心驰神游,物我两忘,激情难于抑制,生发出新的感受,激起创作的灵感和遐想。”孙璘说。

  对于汉隶诸碑和《铁山石颂》等摩崖刻石,孙璘不仅仅停留在实地“访碑”体验,每次“访碑”后将感受化于笔端,下力甚巨。长期大量临习古碑刻,孙璘逐渐形成了高古的书风。从他的作品中可看出,其用笔方圆兼施、笔画方整、沉着,敦厚古茂,并不取长枪大戟式的造型。孙璘的隶书,没有华丽的姿态外形,也不同于传统隶书标志性的“蚕头燕尾”,撇、捺简括成短直线、短圆弧。没有了撇捺的翩翩风神,剔除了隶书常用的“蚕头燕尾”,甚至也失去了圆转与顾盼,只剩下了形的古拙、筋骨的古朴、气息的古雅,但这正是孙璘“入古出新”之处。

  风物长宜放眼量

  除了自己痴迷于书法、沉浸于书法之中,孙璘还多次走出国门,向世界展现书法的美。前几年,孙璘曾参与承办和组织了“第十二届国际刻字艺术交流大展”“中日二十人刻字艺术交流展”等活动,还组织了江南书法代表团赴日交流,并随中国书法代表团赴韩国访问等。

  多次参加亚洲汉字圈国家的交流活动,孙璘发现:“国际领域的书法、刻字艺术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四国的书刻艺术虽然都是在表现汉字艺术,但同源而异流。由于各国文化不同,审美差异、情怀也不尽相同。”日本书法家、刻字艺术家给孙璘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对艺术的态度可以用虔诚来形容,其艺术水准的高低暂且不论,一旦他们开始进行创作,即全身心投入,一笔一画,一力一凿,一丝不苟,给人以精致、精工的感受,所以他们所呈现的作品不会有草率、应酬之嫌,体现出敬业的工匠精神。

  日本的书法教育,政府是十分重视的,他们把书法设为中小学的必修课,其目的是培养青少年的综合素质。孙璘介绍:“虽然日本政府很重视培养青少年的书法,但是他们成年后踏上社会,忙于生计,顾及书法艺术的越来越少,无论是书法还是刻字展览,都是以老年人为主体,书法是他们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的雅玩,所以日本书法整体上有式微趋势。”

  日本青少年成年后仍然热衷于书法,能够坚持研习、创作书法艺术的不多,能走专业书法道路的则更少。日本有书法基础的成年人,如真正爱好书法,就会拜一位名家为师。孙璘说,他们的学习方式,不以传统经典为宗,而是口手相传,老师的书体就是学生一生的学习范本,这样的单一师承传授方式,令学生无出其右,风格千人一面,毫无生机,古人云“取法乎中,近得乎下”,学习书法无捷径可行,不从传统经典中汲取养分,走向衰弱是必然的。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对现代刻字的发展推动,功不可没。日本将刻字艺术作为‘大书法’中的一个艺术门类来对待时间是最早的”,孙璘说,在1962年举办的“每日书道展”上,刻字就作为正式展出的项目。此后,在世界各地巡展,推广刻字艺术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当展览来到中国时,在中国引起极大反响。至于日本刻字艺术对中国的影响,应该说是起到了助推作用。孙璘认为:“但从创作技法及形式来讲,中国刻字艺术没有步其后尘,有人说中国刻字是学日本的,这是很不正确的。中国的现代刻字艺术,追求的是中国的传统审美、人文关怀和文人情怀。作品从主题、思想和自我,是从‘义’到‘形’的学理阐释,是以书法为素材、立意为内容、构成为形式,去表现‘意、象、情、景、境’的中国艺术哲学和艺术精神,是具有民族风格,属于姓‘中’的现代刻字艺术。”在对外交流中,孙璘的眼界得到拓展,在审美视角的延伸、艺术形式构成等方面受到很多启发,在他的创作实践中不经意地有所流露。

  孩提时代的书画情节,屈指算来,距今已近四十载。“如果不是当时喜欢上书画,我也许将会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常态下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而与书画结缘之后,我的生活空间就随之拓宽了,人生道路得以改变。”孙璘感慨。

碑帖一词有好几层含义:第一,作为一般的汉语词汇,它指的是书法临摹的范本;第二,在书学术语中,它是指两种作品传世形式,碑指在历史上形成的具有特殊使用目的的石刻,包括墓碑、摩崖石刻、造像题记等,经过棰拓成为拓本;帖指书写在纸绢等质地上的墨迹,包括后人勾摹上石的拓本;第三,在书学术语中,它还有一层意思,即自晚清以来,经过包世臣、康有为等数辈书家的鼓吹提倡,碑与帖成为中国书法两大美学流派的代称,碑指魏碑,以雄浑壮美为特色;帖指以王羲之父子为代表的江左风流,以清新流美为特色。碑学帖学,自成营垒,在艺术追求上各标一帜,判然分明。
临碑好还是临帖好这个问题,历史上有过争论,有人认为碑属于石刻,有刀凿痕迹,不如墨迹更易看清笔法,这当然是不错的。但并不能因此就得出学书临帖优于临碑的结论:第一,在中国书法吏上,碑与帖在书体上有不同偏重。书帖的体系,历来以行草为多,楷书帖不多见,至于隶书、篆书、魏体,那更是清代以后的事,所以我们首先要问想要学什么。如果学行草,临摹“二王”书迹,自然再好不过;但如果想学隶书,舍弃了汉碑去规摹清隶,那恐怕就舍本逐未了;至于唐楷、魏体,也似应以临碑为正宗。第二,不同的艺术风格与流派,谈不上孰优孰劣;小提琴独奏与交响乐,都是音乐艺术表现形式,何须扬此抑彼;魏碑追求雄浑古莽的“金石气”,帖派追求妍雅秀丽的“书卷气”,二者各有千秋,实在难分轩轾。各人爱好不同,可以选择不同;如果要追求雄壮的阳刚之美而投身于帖学,那无异于缘木求鱼,只能徒费时日,反之亦然。第三,书家各人有各人的路数,自成家法,无可厚非,但欲以己之所长为天下之必然,却未必然,我们现在研究书法艺术,应该具有科学的头脑与精神,破除迷信。透过刀锋看笔锋,学书学帖不学碑,都不失为方法,但我觉得不能以此排斥彼;碑学的兴起,追求“碑味”的流行,给中国书法艺术开拓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境界,这是功在千秋,无可否认的。偏执于临帖,反对学碑,这显然是偏狭的。何况,单就笔法真切而言,帖未必尽真;古代没有照相制版,名家佳作,海内孤本,只好靠手工勾摹填写,或者上石棰拓;人手勾摹,再准确也有差失,一份《禊帖》,在唐代三人临摹出三个模样,即是明证;至于棰拓,年久石伤,肥瘦失真,使书作面目全非,更是无庸多言。看看众多的《兰亭》翻刻本,一望便知。因此,我们说,无论碑帖,只要是佳作、佳拓、佳摹,都好;对于有心学习书法的人来说,碑与帖本身的分别并不会影响他的艺术进境。标签:书法学书法临帖
更多 上一篇:怎样欣赏书法?下一篇:学书不临古人碑帖,以今人为师行不行?

张继光是近年来活跃在当今书坛的青年书法家,其作品曾在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一系列展览中入选获奖,书论文章也多在全国性刊物上发表,学书成就亦被诸多的专业刊物专题介绍,现为中国书协会员、福建省龙岩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福建梅花山书社社长,供职于龙岩市委宣传部。他还曾参与过一些大型书画典集的编委和书赛书展活动的评审工作,在书坛有着一定的影响,特别在青年书法家队伍中相知者甚多。

  1963年出生

相关文章

我与张继光未见过面,但交往已久,原因是他在十几年前就在福建上杭组建了梅花山书社并担任社长,经常有一些书事活动的相约,后来又多次在报刊中大展中见到其文其书,因之印象逐渐丰厚了起来。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11-8柳公权楷书欣赏沂州普照寺碑《集柳碑》
  • 11-8钢笔书法篆书字帖《千字文》
  • 11-8黄庭坚书法草书欣赏《杜甫诗三首》
  • 11-7岳飞行草书法欣赏《后出师表》两种
  • 11-7刘大勇行书字帖欣赏《三十六计》
  • 11-7清代鐫刻《经训堂法书》第六册
  • 11-7闫素之汉碑汉简书法作品欣赏
  • 11-6于右任书法对联欣赏四十幅

张继光近年来的书法创作,将主要精力放在行草书的领域上,面对浩如烟海的历代各家作品,他十分睿智地根据自己的气质、个性、爱好与对书法深刻的理解能力进行了有重点有目的选择。他重视取法乎上,寻根溯源,重点对魏晋二王书风进行了猎取,重视对二王书风雅逸潇散、简远平和的风格特征和文人气息深入地研究揣摩。在临创过程中,他不追求古人作品形似的表露,而是抓住根本,追求神韵,在意境神采上下功夫,并不断地在理性的高度上得以升华,以冀达到不似之似,似与不似之间的一种境界。他认为行草书以韵为主,势随韵生,贵在蕴藉自然,生熟相宜。注意行笔处留得住,收笔处有回顾,勿使笔势停留,这是他对前人所谓“行处皆留、留处皆行”用笔之法的深刻理解,这在他的一系列作品中便可窥见一斑。其书法创作的基本特点是,在简静的线条、开阔的体态、散逸的章法中,具有凝练劲健,摇曳多姿的风采,以及和直烂熳、深沿超脱的情致。善于吸取碑帖之长,朴华交融,消化诸体法乳,情韵自出。看得出,他对书法创作的见解和追求乃至创意的体现,是他在师承传统的过程中,尽力博采众长,着意融会化合的结果。个中起主导作用的是他对书法艺术的解悟。在其书法线条显现过程的节律,在其线条递出而构成形体的匠意,在其组字成篇所形成的风情方面,有着深刻的理解与阐释。这令人感到他在创作之际,似笔随情走,因势利导,应机权变,任其自然。不分精神于“成法”的翻制,而与心灵的波动直相感应和冥合。这不仅在线条的律动与线条的组织上令人似有如是观,而且从线条划分出的“布白”来看,并不停留在将“黑”、“白”分布妥当的处在形式的认识上。他对通过“白”的妙造,即在那些线条还抽象的“虚”“无”之处,凝注神思,创造意境,有着较为强烈的意欲和追求。他那书法的意味、气脉、韵致等,很大程度上从“白”处展现出来。他重视布白的效果,朝宁静、明净的趋向延伸,构成了自己的有意味,略显萧散的艺术形式。这种有意味的,属于自己的创作形式,使其心境与书境融为了一体。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

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书法的线条是书法创作和艺术表现形式的命脉。张继光的书法线条似清雅妍丽、矫健潇洒,线条中寓刚于柔,韧劲静清,跌宕有致,优闲不迫。其所牵引出的线条不似纯粹帖字胎生的表现结果,而是在以帖为主的基础上,合理的融汇了碑版中厚劲拙朴、入木三分,或许是带有些篆隶意味的圆浑沧茫之感,它不再是仅局限于清雅秀润,而是提升了内含蕴籍,显得更为质朴天然。结构之内,则聚散自如,飘洒荡漾,神清气和,机趣横生。引带与点画之间虚实辉映,主次醒豁。

  临沂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热点排行

  • 图片 22018狗年春联大全

    2018狗年春节对联大全五字犬守平安日; 梅開如意春犬守平安夜;
    雀鳴幸福年犬守太平世; 梅開如意春犬…阅读全文>>

张继光的书法,能够登上艺术的殿堂,并能取得相当的成就,这与他学书的根基分不开。我以为这主要得力于他紧紧抓住了继承传统与深入传统这个主线,并不断使之得以延伸和光大。当然,张继光的作品里也流落着时代的印记,类似于当前流行书风的创作模式也在影响着他。可喜的是,他没有完全被流行所淹没,亦没有全部的接纳古人传统,他将二者作了较为恰当的调剂和互补,他没有忘记传统,也不敢忘记时代,因而他的书法情调中涵容了传统与现代,古人与时人的双重印影。至于在碑与帖的结合上,其作也会给人以感悟,他似曾主要的精力在帖学的范畴上下功夫,然亦曾对碑学有所较大精力的投入,因此他的书法不媚、不俗、不甜,有清气亦有拙朴,有丽姿亦有憨态,当属佳作。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当前,书法倡导回归传统,期望张继光的书法尚待进一步挖掘古人,在传统这个深幽的海洋中再更为尽力地挖掘。当然,我们所理解的传统,不应是陈陈相袭,抱住古人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所谓传统,而是加大传统力度,削弱时代影响,把根基再打得牢一些,博采约取,
参 酌造化,走出一条在传统基础上有所创新的路子来,以彪炳书坛。

  采访地点:山东省济南市

  记 者:卜老师,据我们所知您在书法上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卜庆中:谢谢您的鼓励!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张扬,应该说是个安静思考人。当然,我在书法上努力追求完美。

  记
者:我们知道您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非常刻苦,您是如何取得今天的成绩的?

  卜庆中:我自少年时代受父亲的引导、指教喜欢上书法。不过那时偏居农村,无法与外界接触,没有什么字帖可临,也没有名师指导,只是胡涂乱抹而已。我真正的学书经历是从上世纪80年代参加工作后,我先得到了蒋维崧、魏启后、沈鹏等诸先生的指导,后又参加了中国书协培训中心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沈鹏课题班的学习。我认为虽然艺术需要天赋,但天赋需要勤奋来补给,追求艺术需要执着并耐得住寂寞,用毕生的人生经验和学识情感来参悟书法,经历越丰富,体会也会越深刻。所有这些道理听来算是老生常谈,但是也确实是我学书生涯中最真切的体验。

  记 者:您最擅长行草书,您的学习路径是什么?

  卜庆中:我学书最初从唐楷入手,而后对篆、隶、墓志、摩崖石刻等均有涉猎。我个人认为行草书的气韵畅达,灵活多变,在抒情达意等方面最能体现书法艺术的至高境界。通过自身感悟和情感取向,我从中找到与自己心灵的契合点,所以我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行草书的创作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