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m Steinbach:不是现有品 Pt.4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Haim Steinback, Untitled (daybed, coffin) (正面), 1989

Haim Steinback, Untitled (rock, fruit bowl, duck, root, pumpkins,
horseman), 2006

Haim Steinback, exuberant relative #2, 1986

AH:这是因为你的作品中往往包含一件以上的物品?还是你所谓的沟通是指陈列它们的行为?

AH:你似乎是在讨论表现和展现之间的区别。思考杜尚传统中的现成品的方式之一就是将它看做一种表现的行为,这意味着它比在你面前的东西要更丰富。而你的情况里,对象并非代表着权威感、艺术家的艺术天才,它们就是对象本身,它们将它们自己展现给我们。

AH:选择是在思考你的作品和现成品时的关键词。东西不是被制作的,而是被选择的。

HS:情况事实上是环境中总有超过一样东西。在这里的意思是你和这里。总是有些东西在附近,或者就在什么东西的旁边。它们始终是集体的一部分,总是社会化的和文化的社会的存在和传播的流动性的一部分。

HS:对我来说,现成品的说法,现在是一种具有等级体系的的术语,让每个参与讨论其中的人,有一种他们是某种非常特殊的东西的一部分的想法。它已经进入了精英主义的境界。我说,我的作品不是现成品。我并不参与现成品,我的作品与现成品无关。我是在跟物品、对象游戏并探索。

HS:物品对象是语言的一部分,就像文字一样。问题是你如何构建它们。物品对象比文字容纳量大,因为它们更加具体,而且具有代表性,它们会包含风格、形态和文化。一件物品确实就是一个世界的体现。如果每一件物品都是一个世界本身,那么你就能通过一组物品构建出一个有意义的信息或者讲一个故事。

我的艺术实践是尝试指出那些我们出于习惯而忽视的东西。每天日常的生活的现实之一就是,我们忽略了组成了每一天的那些部分的所有事情。只要每件事都在正确的位置,我们就很舒服,我们就可以忽略它。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它们处在正确的位置,为什么我们满足于它,以及为什么我们忽略它?如果事物的秩序受到干扰,才能得到我们的注意。我可以说我的目的就是干扰事物的秩序。我们的目标是找到归置事物的其他方式。

AH:所以,如果有一个确实是你的自己做的东西躺在工作室的地板上,它并不会更重要,而你将会以跟选择其他工业产品一样的方式去选择它?

AH: 那么,将几个物品排在架子上就是从这种思路中诞生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