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您看不懂的书法都以丑书?

图片 12

图片 1

傅山的这段话还有上下文,上文说自己学书深受赵孟頫、董其昌的毒害,下文说:非如此,不足以挽狂澜于既倒。整段文字没有具体阐述拙、丑、支离和真率,但是有赵孟頫和董其昌的反面参照,其内容也就不言自明了。

图片 2

反常之美首先是在对原有的存在,包括形式、规则等所有的已有存在的否定和超越中获得独立价值的,正是对这种已有存在的否定和超越,使反常在哲学层面也获得了它的美学价值创造美。王羲之创立的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行草书风,颜真卿对二王体系的突破与雄强书风的确立,以及米芾、王铎等对行草书表现手段的丰富等都凝聚着书法家的个人努力,也都体现着书法的创造美。这种创造美是以原有的存在为参照系而讲的,在一定意义上是哲学语言中的新生事物,所以与直接的感官刺激的物理反应是不同的。

郑板桥 书法作品

柳公权《玄秘塔》中的“思”字也是,基本上卧勾没有变化。

图片 3

对这些看法,他们在认识上有两个错误:

所以,从颜真卿书法风格的形成因素上来看,帖学书法做了巨大贡献,但是碑学书法同样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据有关史料记载中,颜真卿的学书经历是广泛涉猎碑、帖两种风格的。碑学书法雄浑开朗的一面对颜真卿造成了深刻的影响,也使得它迥异于其他学习二王书法的人,最终实现了对于王羲之书法固有审美的超越。

书法的反常之美之所以能取得它的美学价值,必然有其独到的美学贡献,具体来讲主要有以下两方面:

后者属于书法史观的问题。存在决定意识,任何一种精神现象包括审美观念,都有它产生的社会原因,并且,随着社会原因的变化而不断修正、充实和发展。当一种风格被大家接受并被奉为美的标准时,凡是新生的、与之相反的风格必然会被视为丑书,清初,与帖学对垒的碑学开始崛起,也就是丑书实践和理论的滥觞。丑书发展至今已有三、四百年,这段历史可分三个阶段。

​总之,碑、帖两种书法形式并不会各自单独的对一个书法家起决定作用,有时候他们会以交替、交叉的面目出现,成为中国书法史上饶有趣味的一种书法现象,并对中国书法产生深刻影响。

3、精神层次:不媚时俗的高洁美。

刘熙载书法作品

图片 4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由少到多积累起来的,世界上每产生一种事物,必然是对以前事物的突破和异化。率意的甲骨文是一种美,而狰狞的钟鼎文就是一种反常,此外还有小篆的整肃、隶书的飞动、大王的遒媚、旭素的癫狂相对于前一种而言后者都是一种反常,正是这种不断的反常的出现,才使我们的书法史变得丰富起来,也正是这种反常,让我们不断地感受到自然的美、庄严的美、雄强的美、优雅的美、粗犷的美、爽劲的美每一种常都是以前所有反常的总和,而相对于以后的反常,现在的反常亦不过是一种常。所以,每增加一种反常就使我们的常变得丰富一点,也使我们的书法审美经验变得更丰富一些,也使我们的书法审美视野更广阔一些。

图片 5

图片 6

1、感性层次:平中见奇的刺激美。

回顾帖学历史,从二王到清初,经一千多年的发展演变,各种风格形式已得到相当充分的表现,很难再有新的发展。当时书法家大多匍伏在赵孟頫下,拜倒在董其昌门庭,风格面貌陈陈相因,媚巧靡弱。这时,傅山提出四宁四毋的口号,无疑是振聋发聩的当头棒喝,宣告了向帖学审美标准和创作方法的开战。而且,他主张的拙、丑、支离和真率,与汉魏六朝时期碑版墓志和造像题记的书法风格相同,因此也可以说预告了碑学的发端。

初唐时期,欧阳询的楷书《虞恭公》中的”思“显得更加具有立体感,尤其是心字底中的卧勾,基本形态上是和钟繇、王羲之是一致的,但是心的卧勾更加陡峭,而不是平坦。

一、书法反常之美的表现形态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我们举个例子就容易理解了。我们都知道,东晋的王羲之在永和九年创作了流传千古的行书《兰亭序》。尽管这本书法字帖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它的真迹在哪里,但是我们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兰亭序》绝对是属于帖学墨迹。《兰亭序》在唐朝唐太宗时期被唐太宗搞到手后,分发给大臣学习、观摩,大臣们因此留下了版本众多的《兰亭序》摹本。

祭侄文稿

图片 10

颜真卿的书法,尤其是他的楷书作品,很好的体现了碑学书法和帖学书法是如何交互影响一位书法家的书法风格和审美走向的。以颜楷为例,颜真卿楷书中,几乎大部分笔画的布局安排和结构大小,都和二王一派的楷书书法家相近,与同时代主流书法规范相同。比如,但凡带有“心”字底的字,其卧勾的部分,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尖峰起笔,露锋入纸。比如我们找来和颜真卿差不多前后时期的楷书书法家欧阳询、柳公权以及王羲之小楷中的一些字例,来看看它们法度的一致性。

首先反常之美应该是个历史概念。随着历史的发展,今天的反常到明天就会变为平常了。其次,反常之美之所以能为人们所欣赏、所接受,还在于它符合事物的某些规律,正所谓出于意料之外,而又入于理法之中。

王镛:只要符合艺术规律就不是丑,要历史的看问题,如米芾看颜真卿的字就是丑书,可我们当今承认颜真卿是最重要的书家。我觉得丑的东西原来并不丑,丑和美的认识是不断发展的过程,随着人们情感世界的丰富,到后来我们不断挖掘出来的各种当时不能接受的东西提炼出了最有价值的东西。长期受二王的影响,碑兴起后觉得不好,人们也不能接受。真正有勇气的人才能坚持扛起这面创新的大旗。审美是人心里对事物的认识,如果没有勇气创新,那作为一个艺术家是有遗憾的。

图片 11

2、反常之美增加了我们的书法审美经验

讲起丑书人们马上会想起傅山的名言: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这种极端的非此即彼的选言判断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反潮流精神,联想到傅山的一贯思想:作字贵在无倪,无布置等当之意,信手行去,一派天机等等,他提倡四宁四毋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抒发真情实感,体现生命意志,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漂亮,追求艺术本质的美。

图片 12

人们都喜欢平原的秀丽富饶,都赞赏古代君子圣贤的冲淡平和,都欣赏《兰亭序》的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都喜欢《二泉映月》的悠悠雅音即使如此,当我们面对崔巍突兀的山峰,拜石为友的米芾,坦腹东床的王羲之,以及如乱石铺阶的郑板桥的书法,也依然会给予发自心底的无私赞誉;即使是充满呐喊、敲击,强烈冲击人们视听感觉的摇滚乐,也逐渐地得到人们的宽容和认可。如果说前者因其追求平衡与和谐而表现为一种中和美的话,那么后者则以其无畏的反叛和强烈的个性而体现为一种偏离中和的反常之美。

康有为 书法作品

上面那幅图是汉朝时期钟繇的《力命表》中的”思“字,这一个思字的”心“字底很明显的是尖锋入纸,尖锋收笔。到了下图所示,东晋时期的王羲之在小楷《黄庭经》中写的”思“,在结体上稍微有些调整,但是基本上心字底没有变,尖锋入纸。只不过长度更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