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米·谢拉尔德签订协议豪瑟沃斯画廊

图片 1

包括在监狱教授艺术

美国前第一夫人画像的画家

现年44岁的埃米谢拉尔德曾由芝加哥Monique
Meloche画廊代理,该画廊把她打造成一个评论界和收藏界的现象。如今许多明星艺术家被指过度生产,但埃米谢拉尔德不在此列。迄今为止,她的作品不过是30来幅肖像画。她一年里只创作10到12幅画,截至去年12月,她作品的等候名单已增至大约50人。

卸任的奥巴马却成为“流量担当”

而是讲究质量与绘画的状态

一种坚如磐石的冷静

豪瑟沃斯画廊给其艺术家花名册再次添上了颇具新闻价值的一笔: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也就是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官方肖像画背后的画家。豪瑟沃斯刚刚宣布,这名冉冉升起的新星已经加入了这个画廊巨头,并将由其在全球范围内代理。

艺术家克辛代威利(左)和埃米谢拉尔德(右),2018。图片:Mark
Wilson/Getty Images

38岁以前却一直做着服务员的工作

我们因梦想而伟大

对埃米谢拉尔德来说,过去这一年发生了不少大事。今年二月,当她向世界揭开她为米歇尔奥巴马所作的肖像画时,数百万人都在观看。就在artnet新闻发稿当天,为观者提供更舒适、宽敞的观赏体验,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学会的国家肖像馆(Smithsonians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决定将埃米谢拉尔德为前第一夫人绘制的官方肖像迁至到肖像馆三层的20世纪美国肖像展厅。今年五月,埃米谢拉尔德将于圣路易斯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启她的首场个展,对于一名2016年才举行首场画廊个展的艺术家而言,这个结果挺不错。

国家肖像馆的总统肖像当然也不乏有杰出的作品,其中之一便是美国画家吉尔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在1796年创作的乔治华盛顿全身肖像《Lansdowne portrait of George
Washington》。

“作为黑人 作为个体

以平等的方式来看待我们”

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我们都为埃米谢拉尔德感到兴奋,各方都已经在谈论这件事有一阵了,Meloche在一封邮件里告诉artnet新闻。我们会继续和埃米谢拉尔德合作,并期待支持她即将在圣路易斯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个展,我们已经花一年在准备这个项目了。我们也会支持她将于2020年在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回顾展。她拒绝透露更多关于她与埃米谢拉尔德之间的事。

画总统首次选中非裔艺术家

艺术品是精神产品

简单地定义为“美国人”

埃米谢拉尔德比大部分当代艺术家成名的时间更晚。她的艺术职业生涯直到2012年才慢慢开始有起色,38岁以前她一直做着服务员的工作。她从充血性心力衰竭死里逃生,39岁时接受了移植手术。她有四年没碰艺术,因为她在老家佐治亚州把精力都花在了照顾两位生病的家人身上。

克辛代威利,《巴拉克奥巴马》和埃米谢拉尔德《米歇尔奥巴马》官方肖像,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因为肤色而感到自卑

埃米的绘画道路并不是那么顺畅

有限的供应与Meloche的悉心指导为埃米谢拉尔德的艺术创造出了一个可持续的市场。在去年迈阿密海滩Untitled艺博会上,Meloche在开幕当天协同各博物馆展示了三幅她的肖像作品。从2015年在一个群展里标价8500美元开始,Meloche持续地提高埃米谢拉尔德的价格,最近她的画作已经以5万美元的价格在迈阿密出售了。

克辛代威利与奥巴马共同为其肖像画揭幕。图片: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国国立肖像馆现场

美国的黑人小孩一样

埃米谢拉尔德的对绘画传统和当代身份认同热点事件的独到处理方法使得她成为了当今美国艺术界最有力量的新生代之一,该画廊的副总和合伙人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在一份声明里说道。

这些作品不仅在线上的浏览量一路飘红,实际的参观人数也有大幅度提升。为了亲眼目睹克辛代威利创作的肖像画,在肖像馆门外需等候长达一个半小时。就在美国总统日那一周的周末,访问人次同比增长了311%。相较2017年同期三天的16041次访客量而言,今年总统日假期的访客量高达50024人次,周日单日就突破了2万人次。自从画作在上周二正式展出以来,共有72146位访客进馆参观。

着重强调了华服的元素

有追求的艺术家

她还受到了历史学家W.E.B. Du
Bois为1900年巴黎世博会汇编的摄影作品的启发,那些作品描绘了非裔美国男女及儿童,造型都是他们自己摆的这些摄影作品是黑人能够以他们自己想要的方式来表现他们自己的最早的一些照片,埃米谢拉尔德说,把那样的照片画出来真的很重要,不仅是对我们自己而言,也是为了让其余的世界以那样的方式来看待我们。

肖像馆的总统肖像系列是除白宫收藏之外,全美国唯一的完整总统肖像收藏。自从乔治华盛顿于1789年出任美国总统以来,总统职位一直是美国政治生活的核心。事实上,绘画、雕塑或雕刻形象下的总统是大多数人认识总统的唯一途径。肖像馆为历任总统都会增加一幅肖像,这些肖像都是在他们执政期间委托的作品,并在他们的任期完成之后进行展出。

她将其肖像主题

她却不是为美国总统画像的

埃米谢拉尔德花很多时间寻找模特,她会从新奥尔良的街道一直找到巴尔的摩到咖啡馆,她就住在巴尔的摩。她很仔细地选择那些永不过时的服装,在室外的自然光下拍摄,然后在单色背景上把人物画出来,皮肤通常是引人注目的灰色。她的主角总是直勾勾地盯着观看者。

吉尔伯特斯图尔特,《Lansdowne portrait of George
Washington》,1796。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有追求的艺术家

当一名餐厅服务员

对埃米谢拉尔德产生影响的一系列先人包括从16世纪北方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霍尔拜因(他也在单色背景上画他的对象)到瑞典画家Odd
Nerdrum(她之前的一位老师,曾教她用灰色装饰画法来描摹她的对象,这个技巧是她签名式风格形成的基础)。

但国家肖像馆的总统肖像画的历史并不悠久。自1968年国家肖像馆开幕以来,总统肖像画就一直是该馆的主要收藏。到肖像馆开始收集总统肖像时,很多著名的总统肖像画已被安放在了别处。然而,第一夫人肖像系列仍不完整,委派重新创作的工作从2006年才开始启动。

炫目的衣物紧凑地聚在一起

为此她患上了抑郁症

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为亚伯拉罕林肯创作的肖像,1887。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调色板就是天堂”

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隶属于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国家肖像馆拥有唯一一套总统肖像收藏。可以说,奥巴马夫妇的画像在多个层面上独树一帜。奥巴马夫妇不仅是进入该系列的第一对非裔美国总统夫妇。他们挑选的画家克辛代威利和埃米谢拉尔德也是非裔美国人。奥巴马也成为委派非裔美国艺术家为其绘制官方肖像的第一人。

其他艺术家一样着急着赚钱

1993年埃米考上亚特兰大大学

Robert A。 Anderson为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
Bush)创作的肖像,2006。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那就是美国国立肖像馆都会为

重拾自己当年的理想

2017年9月22日国家肖像馆“美国总统”(America’s
presidents)(原名“总统厅“(The Hall of
presidents))重新开幕时,除了展出所有的44位前总统肖像之外,展览还对华盛顿、杰克逊、林肯、罗斯福、及里根总统进行了部分扩容。

众所周知在美国一直有一个传统

更多精彩的艺术作品

当地时间2018年2月12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学会的国家肖像馆(Smithsonian’s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门外排队的人们已被挤得水泄不通,这些都是前来参观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新官方肖像的访客。这两幅分别由美国艺术家克辛代威利(Kehinde
Wiley)和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创作完成,画作一经亮相就在政界和艺术界引发了不少的关注。

并在他们的任期完成之后进行展出

因为肤色而感到自卑

虽然不动声色的威严形象一直是总统摆放姿态的首选,但在系列总统画像中,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肖像却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他看上去像是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有人曾戏谑道,在亚伯拉罕林肯之前和之后的大部分画像都是纯粹的公关画作。

当一名餐厅服务员

包括在监狱教授艺术

国家肖像馆“美国总统”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执政期间委托的作品

开始了崭新的治愈人生

奥巴马夫妇对当代艺术兴趣浓厚,我们能从这两幅画作中寻找些端倪。与传统绘画形式相比,画家笔下的形象更受到他们的青睐。画作中,克辛代威利将奥巴马置于充满绿色植物的背景中,绿植上盛开的花朵具象征意义。埃米谢拉尔德在创作时参考了其黑白相片,将米歇尔奥巴马的皮肤用灰色阴影来渲染,为的是更好地呈现出她坚如磐石的冷静。

“快看!那个美洲赤狗来了!”

从而要求观众去思考其作品中

国家肖像馆“美国总统”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以平等的方式来看待我们”

图片 1

史密森尼学会的国家肖像馆门外排队的人们。图片:peggy McGlone/The
Washington post

这些肖像都是在他们

迸发出这样的声音

伊莱恩德库宁为约翰肯尼迪创作的肖像,1963。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迫于生计所以她最终选择回到家乡

在追求绘画艺术的同时

尽管评论人和社交媒体评论员对这两件艺术作品的价值褒贬不一,但肖像馆方面还是很欣慰作品能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我最期望看到的就是大家对这些肖像画的关注与研讨。对画作产生质疑的评论人潜藏着某些阴谋,我知道他们的诡计,他们有很多问题,”肖像馆馆长Kim
Sajet向《华盛顿邮报》透露。

2012年

但在埃米看来

克辛代威利,《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2018(细节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定会在未来给世界带来

2018年二月数百万人都

奥巴马还赞扬了谢拉尔德为米歇尔创作的肖像,并感谢她细腻地捕捉到米歇尔优雅、美貌、智慧、迷人和性感的一面。对于他自己的肖像,奥巴马则开玩笑地表示自己“不够好看”。奥巴马还称,“我尝试说服威利少画一点白发,但他的艺术品德不容许他这么做。我也尝试说服他把耳朵画小一点,但也没用。”

她再也没碰过艺术

艺术品是精神产品

查克克洛斯为威廉克林顿创作的肖像,2006。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甚至想过轻生

每当小埃米进入教室

奥巴马的肖像揭幕仪式也被宣传为肖像馆创办50周年庆典的一部分。奥巴马的肖像画将长期与其他总统的肖像画一起挂在国家肖像馆二楼的“美国总统”展室。而米歇尔奥巴马的肖像画将挂在一楼的一个供暂时展示新作品的走廊里。它将在那里展出至11月,之后就没有专门留给它悬挂的地方了。

为此她患上了抑郁症

也让她的心中

一个有所有总统肖像的展厅

也是为了让其余的世界

等候名单已增至大约50人

国家肖像馆还藏有威廉德库宁的夫人、女画家伊莱恩德库宁(Elaine de
Kooning)于1963年为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创作的肖像。藏品中还有此前惹上性骚扰官司的美国著名当代艺术家查克克洛斯(
Chuck Close)为威廉克林顿(William J。
Clinton)以网格为组织图案创作的肖像。

目光中流露出自信和坚定

种族政治是她一直关注的问题

巴拉克奥巴马与克辛代威利在画作揭幕现场热情拥抱。图片:致谢Antwaun
Sargent和pete Souza

2016年她举办了首场画廊个展

历任总统增加一幅肖像

摘要:克辛代威利,《巴拉克奥巴马》(BarackObama),2018(细节图)。图片:CourtesyoftheNationalPortraitGallery当地时间2018年2月12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学会的国家肖像馆(Smithsonian’sNationalPortraitGa…

当埃米不再爱笑时

不仅是对我们自己而言

2018年2月12日在史密森尼国家肖像馆举行的仪式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他们的官方肖像旁。图片:AFp/Getty
Images

等候名单已增至大约50人

一个人可以清贫 困顿 低微

博物馆的一位代表告诉artnet新闻,由于新肖像的出现,博物馆网站的阅读量大幅提升。在过去的一年里,平均日阅读量只有1875人次。相比之下,国家肖像馆2月份平均日访问量为23680人次。访问量在上周攀升至顶峰,从2月11日(星期日)至2月15日(星期四)有399192次的访问,即平均日访问量79838次。与新肖像画一同推出的新标签#我的国家肖像馆(#myNpG)在推特上有9800万次的点击,在Instagram上共有3330万的点击量。

一种坚如磐石的冷静

班里总会有同学大喊:

特朗普“进驻”前,这个挂满美国44位总统肖像的展厅闭门升级换代

我真的就甘愿这样过一生吗?

都是大梦想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