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是书法的高境界

图片 5

书法中的线条美,离不开轻、重、徐、疾、抑、扬、顿、挫,也就是说线条的感染力在于它的丰富,不单调,极尽变化,富有节奏感。当代书法审美感除了对线条圆润立体、中锋用笔的追求,对劲健的、内藏韧性的追求,对线条丰富、一波三折的追求外,我觉得还应对一幅作品本身趣味的追求,应该说,趣已成为当代书法审美的基本特征。

图片 1

伊秉绶隶书为汉碑中雄伟古朴的一类,伊秉绶写隶书有着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因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墨沉笔实,醇古壮伟,为清代碑学中的隶书中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乾嘉八隶之首,他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千刀素纸铸奇峰

图片 2

书法是线条的艺术,也是心灵的艺术,是人的精神的表现。线条的空间是要靠书法家的形象思维去经营、去协调,但最难的并不是用线去经意空间,而在于线本身。要用线条的美、线条的趣味来形成艺术感染力。当代书法的审美感可以是多层次的,字的外形结构写得好看虽不失为一种形式美,但作为书法艺术的最高要求仍在于它的精神内涵,即书法所表达的意蕴、情趣。书法的极致和人的精神是相通的。

   
伊秉绶书法在四体书篆书、隶书、楷书、草书中,尤以隶书最为突出,独具个性特色: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有强烈的装饰之意趣,雄冠清代。伊秉绶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所开辟的隶书新书法,是继邓石如之后,又一个以隶书称雄天下,他笔下的线段形式在书史上可算是“无中生有”的创造,风格具有大家风范,足以名垂书史。

  ——浅论军旅书法篆刻家张继的艺术精髓

趣是书法中一种很高的境界,书法源于自然,是书法家的创造,是主观与客观、表现与再现的统一,但是最终还要归于自然,而自然天趣指的是书法作品中情感的流露,见不到技巧上的斧凿痕迹。所以我在此说趣,并非刻意的,做作的,有意为之,为求一个效果、一个形式,而是作品自然的流露。苏东坡曾经说过: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诗不求正,字不求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这样写出的字在整体上才能保持一种天真天趣。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陶醉在自欺欺人的个性化的张扬中,陶醉在自我扭曲中,陶醉在自己夸张而自以为是的线条和墨色变化中,最终也要被淹埋的。书法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必须超脱于一般书写之上,但是不能太极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都是极端的错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要有人看得懂,这是起码的艺术底线。但是这并不等于可以在书法上不下功夫,而是一种追求的结果,即是要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书法用笔中的圆润主、劲健了、丰富都离不开自然,自然中的天趣给人一种纯真向上的感染力,许多古人的诗稿、手札,往往同时又是件很好的书法作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书作自然而具有天趣,所以趣是当代书法审美追求的必然方向。

书法中的线条美,离不开轻、重、徐、疾、抑、扬、顿、挫,也就是说线条的感染力在于它的丰富,不单调,极尽变化,富有节奏感。当代书法审美感除了对线条圆润立体、中锋用笔的追求,对劲健的、内藏韧性的追求,对线条丰富、一波三折的追求外,我觉得还应对一幅作品本身趣味的追求,应该说,“趣”已成为当代书法审美的基本特征。

图片 3

图片 4

清代的邓石如对汉字的书写颇有高见: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计白当黑,奇趣乃出。这也说明了趣味在书法中的追求。

“趣”作为当代书法审美的基本特征,是书法家的“审美鉴赏力”,是艺术家在审美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审美倾向和主观爱好,这些往往是后天培养而成的,与人天生的审美趣味有时候是一致的,因为人与生俱来的审美趣味是追求和谐的美感,和谐的就是美的、就是舒服的、就是愉悦的。所以,大自然的宏大、静谧、包容这些都能让人觉得舒服与愉悦,就如同音乐、绘画、雕塑的和谐总能感动人心愉悦心性。但是书法艺术的追求是越来越个性化的,个性的表达更是当代书法艺术最具有核心价值的根本属性,而个性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是破坏一般意义上的和谐,形成一种相对意义上的个性美,从而可能会背离了大众最原始的审美趣向。当代书法艺术最能体现这种“个性美”的趣向与大众化的与生俱来的和谐美趣向越来越严重的背离。一方面社会上存在着庞大的喜欢方正柔和书体的社会人群,一方面存在着大批的追求个性化“个性美”的书法艺术家。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1

张继进行书法创作。

汉碑当中的《张迁碑》、《开通褒斜道刻石》,清代的八大山人、伊秉绶、陈鸿寿的许多作品都是富有天趣的杰作。他们都重视表现,重视主体之意趣在书法创作中的作用。

“趣”是书法中一种很高的境界,书法源于自然,是书法家的创造,是主观与客观、表现与再现的统一,但是最终还要归于自然,而自然天趣指的是书法作品中情感的流露,见不到技巧上的斧凿痕迹。所以我在此说“趣”,并非刻意的,做作的,有意为之,为求一个效果、一个形式,而是作品自然的流露。苏东坡曾经说过:“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诗不求正,字不求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这样写出的字在整体上才能保持一种“天真”“天趣”。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陶醉在自欺欺人的个性化的张扬中,陶醉在自我扭曲中,陶醉在自己夸张而自以为是的线条和墨色变化中,最终也要被淹埋的。书法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必须超脱于一般书写之上,但是不能太极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都是极端的错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要有人看得懂,这是起码的艺术底线。但是这并不等于可以在书法上不下功夫,而是一种追求的结果,即是要“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书法用笔中的圆润主、劲健了、丰富都离不开自然,自然中的天趣给人一种纯真向上的感染力,许多古人的诗稿、手札,往往同时又是件很好的书法作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书作自然而具有天趣,所以“趣”是当代书法审美追求的必然方向。

   
在汉碑研究及隶书创作中,伊秉绶的隶书方正、奇肆、姿纵、齐整与参差结合,平滑与迟涩裕配,最终构成了充实宽博、气势雄浑的艺术格调。由于清代书坛大量碑版的出土,从而使得衰落了几千年的篆隶书法及篆刻艺术重放异彩。

  新华网消息:张继之隶书创作独辟蹊径,以新颖的创意构建了全新的隶书范式,独创了新的形式与语言范型,对人们的视觉产生强烈的冲击。

汉碑当中的《张迁碑》,字形方正,用笔棱角分明,具有齐、直、方、来的特点,拙中寓巧,极尽变化。又如《开通褒斜道刻石》,隶书字体,而有篆势,天真朴拙,意趣非凡。

清代的邓石如对汉字的书写颇有高见:“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计白当黑,奇趣乃出”。这也说明了趣味在书法中的追求。

   
伊秉绶的书法融汇秦汉碑版,以篆笔做隶,笔画粗细大致均等,古朴浑厚,墨沉笔实,醇古壮伟,有庙堂之气。汉魏碑版有种苍茫劲健的古穆气息,伊秉绶也写出了汉碑其中的原汁原味。人们非常贴切形容其隶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来概括。古今评者所谓其善写隶书大字“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比较明显,评其诸隶书作品多有“方严、奇肆、宽博、恣纵”的特点。

  墨洒古今辟奇径

图片 5

汉碑当中的《张迁碑》、《开通褒斜道刻石》,清代的八大山人、伊秉绶、陈鸿寿的许多作品都是富有天趣的杰作。他们都重视“表现”,重视主体之“意趣”在书法创作中的作用。

图片 6

  张继隶书作品的表现形式、意象符号、笔墨运用、墨色特点、结字方式,共同营造了一种对传统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想象,字里行间呈现出为心灵徜徉的广阔空间;他的书法作品中呈现出一种浓郁的人文情怀,散发着强烈的时代意识与“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审美视野和追求。在他那苍厚、朴率、洒脱、奔放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是带着生命智慧和人文怀想,带着他的精神企盼和哲思情怀,标新立异地表达出他的睿智审美发现和不与人同的艺术创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