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难度小众艺术:西汉文人文人书房不感觉奇杂物

图片 1

摘要:民国锦灰堆纹鼻烟壶“锦灰堆”,乍一看是个古怪的名字,细细想来却意蕴悠远。“锦”代表繁华与美好,“灰”代表灰烬和残破,当那些残缺的美好堆砌成画,竟别有一番韵味。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锦灰堆自成一派,被…

“杨渭泉”款锦灰堆成扇

古人曾以这样的诗句来描述一种特殊的画种,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通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诗文说的是锦灰堆,一个历经800年沧桑的特色画种。将烧焦的书页、撕毁的扇面及残缺的佛经拓本等文物碎片拼绘于一张画纸上,这样独具匠心的画作有什么样的寓意?它的创作又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呢?

清粉彩锦灰堆纹碗

创作“锦灰堆”,难度非常大。绘画者需多才多艺,诗书画缺一不可,要擅书真、草、隶、篆、印刷体等各种字体及模仿各家书体;精通花鸟、山水、人物等各种题材,工笔、写意等各种画法;能篆刻各种印章;对诗文、碑拓、古籍版本、古器物要有研究;杂物应有出处和依据,不能任意编造;画面布局也很有讲究,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有中国画的疏密聚散、浓淡干湿,相互映衬,平中见奇;纯手工精心绘制而成,不许粘贴拼凑……

绘画纹样中有锦灰堆或曰八破图,陶瓷装饰中也有八破纹。近年来,类似纹饰的陶瓷在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东南亚都有所发现。

“锦灰堆”,乍一看是个古怪的名字,细细想来却意蕴悠远。“锦”代表繁华与美好,“灰”代表灰烬和残破,当那些残缺的美好堆砌成画,竟别有一番韵味。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锦灰堆自成一派,被历代文人所推崇。

于建华曾在北京百衲秋拍中拍得一柄署名杨渭泉的锦灰堆成扇。扇上隶书写着“断简残编”,内容有碑拓残片、残折扇、破旧的书页、烧毁的朱砂砖拓等,都是残破的东西,“堆”在一起却颇具艺术性,给人以视觉的高度享受。然而,这柄署名“杨渭泉”的锦灰堆成扇,实际作者却另有其人。这是咋回事呢?于建华给记者讲了这样一段轶事——

锦灰堆采用半工半写的画法,费工费时,一副作品短则需要2到3月,长则耗时半年。制作难度大,耗时长,加上解放后极少善画者年事已高,锦灰堆艺术日趋萎缩。

“杨渭泉”款锦灰堆成扇

原标题:高难度小众艺术——锦灰堆里的残缺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落款为古闽杨渭泉的锦灰堆画作在沪杭宁一带非常流行。杨渭泉是福建商人,好笔墨而不善画,署在他名下的作品,大多出自杨氏的专用代笔人、宁波画家郑达甫的手笔。

民国锦灰堆纹鼻烟壶

高难度小众艺术

锦灰堆以扇面、立轴居多,后来还出现了木刻印刷品,有人评价说,锦灰堆有很强的民间年画特征。文人的游戏消遣之作,演化为有市井文化色彩的民间绘画纹饰,这是当年钱选所无法预料的。

“打翻字纸篓”的东方幻境
初识锦灰堆是在一次活动中,大河鉴宝书画鉴定专家于建华带来了他手制的“锦灰堆”成扇。扇面上用书画的形式表现了种种元素:“永和九年”“延光三年”是砖拓,“無繫”是碑拓,右边一方白文印“退一步想留几分心”,最左一方白文印“汉书下酒”,中间是“书贵瘦硬方通神”白文印,还有开元通宝等几枚古钱币……错落有致地堆叠在一起,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充满艺术感;砖拓、碑拓边缘皆为残破状,颇有古朴韵味。
到底什么是锦灰堆?于建华借用郑逸梅先生在《杨渭泉“锦灰堆”的代笔人》一文中的话来向记者解释:“什么叫做锦灰堆,那是画家的游戏作品。不论一页旧书,半张残帖,以及公文、私札、废契、短柬,任何都可以临摹逼真,画成缣幅,所以一名‘打翻字纸篓’。不过真个把纸篓打翻了,那是杂乱无章的,所谓锦灰堆,却把那些东西加以错综组织,有正有反、有半截、有折角,或似烬余,或如揉皱,充分表现艺术意味,耐人欣赏。”
“锦灰堆”,又名“八破图”,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等。它的内容往往是古代文人雅士书房常见的杂物,如古旧字画、废旧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和信札等,通常呈现破碎、沾污、撕裂、虫蛀、火烧、烟熏等形态,古朴而耐人寻味。如此奇妙的艺术形式,被美国学者南希·柏琳娜称为“中国的幻境画”。
“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先生有本书叫《锦灰堆》,该书《自序》中写道:“元钱舜举作小横卷,画名《锦灰堆》,所图乃螯钤、虾尾、鸡翎、蚌壳、笋箨、莲房等物,皆食余剥剩,无用当弃者。窃念历年拙作,琐屑芜杂,与之差似,因以《锦灰堆》名吾集。”相传元代画家钱选(字舜举)在一次聚会时趁着酒兴,将散落在饭桌上的虾尾蚌壳莲房等弃物信手绘制成一幅小横卷,取名为《锦灰堆》。王世襄把自己谈古旧家具、书画、饮食、养鸽、放鹰等的“琐屑芜杂”文字编为文集,自认为与锦灰堆类似,便以此作为书名,可谓寓意深远。
“代笔”的故事
于建华曾在北京百衲秋拍中拍得一柄署名杨渭泉的锦灰堆成扇。扇上隶书写着“断简残编”,内容有碑拓残片、残折扇、破旧的书页、烧毁的朱砂砖拓等,都是残破的东西,“堆”在一起却颇具艺术性,给人以视觉的高度享受。然而,这柄署名“杨渭泉”的锦灰堆成扇,实际作者却另有其人。这是咋回事呢?于建华给记者讲了这样一段轶事——
民国时期,杨渭泉是上海鼎鼎有名的“锦灰堆”画家,谁能想到,他其实对绘画完全是门外汉,全靠别人“代笔”!代笔者名叫郑达甫,本在家乡任小学教师,无奈待遇实在太低,不能维持生活,他便来到上海,想凭借自己出色的绘画功底卖画赚钱。商人杨渭泉结识郑达甫后,便想了个歪招,要留郑达甫在家专门为他代笔作画,而郑达甫此时生活窘迫,有人邀他代笔,便同意了。
此后,杨渭泉大登广告,标榜自己擅画“锦灰堆”。接到的画件,就命郑动笔,润金杨取六成,郑取四成,而且郑达甫还要自费购买笔墨颜料等;杨渭泉不用动手,便名利双收。这种奇怪的合伙关系一直保持了20多年,直到战乱时期,绘画生意颇为冷淡,杨渭泉便毫不留情地把郑达甫赶回老家。1949年后,郑达甫来到上海重操画业,全国美术家协会征集他的“锦灰堆”,参加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从此以真面目示人。目前市场上的锦灰堆作品,凡落款为“古闽杨渭泉”的,皆为郑达甫旧作。
高难度小众艺术
创作“锦灰堆”,难度非常大。绘画者需多才多艺,诗书画缺一不可,要擅书真、草、隶、篆、印刷体等各种字体及模仿各家书体;精通花鸟、山水、人物等各种题材,工笔、写意等各种画法;能篆刻各种印章;对诗文、碑拓、古籍版本、古器物要有研究;杂物应有出处和依据,不能任意编造;画面布局也很有讲究,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有中国画的疏密聚散、浓淡干湿,相互映衬,平中见奇;纯手工精心绘制而成,不许粘贴拼凑……
如此高要求,能胜任者极少;绘制过程十分耗工费时,一般一幅作品2到3个月完成,慢者半年才能画一张。种种原因,使“锦灰堆”这种艺术形式一直很小众,甚至濒临失传。
目前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锦灰堆”偶尔露面,不仅出现在书画上,还出现在鼻烟壶、瓷器、玉雕上,数量不多,价格也不算高,这和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极不相称。随着藏家对“锦灰堆”有更深入的认识,这种特殊艺术形式市场潜力很大,值得看好。

来源:大河网

这种繁复的花纹在清代陶瓷中也有所呈现。乾隆时期,珐琅彩瓷器的绘制流行将华丽的色彩堆积于器物表面,用各种颜色绘制各式各样的织锦纹、丝绸纹和其他花纹,花纹中又添绘各种缠枝花和其他图案,密密麻麻的色彩将器物包裹得严严实实。这种繁密华丽的绘制现象被后来的收藏者和艺术家们讥讽为锦灰堆。

初识锦灰堆是在一次活动中,大河鉴宝书画鉴定专家于建华带来了他手制的“锦灰堆”成扇。扇面上用书画的形式表现了种种元素:“永和九年”“延光三年”是砖拓,“無繫”是碑拓,右边一方白文印“退一步想留几分心”,最左一方白文印“汉书下酒”,中间是“书贵瘦硬方通神”白文印,还有开元通宝等几枚古钱币……错落有致地堆叠在一起,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充满艺术感;砖拓、碑拓边缘皆为残破状,颇有古朴韵味。

十八般武艺绘制成图

此后,杨渭泉大登广告,标榜自己擅画“锦灰堆”。接到的画件,就命郑动笔,润金杨取六成,郑取四成,而且郑达甫还要自费购买笔墨颜料等;杨渭泉不用动手,便名利双收。这种奇怪的合伙关系一直保持了20多年,直到战乱时期,绘画生意颇为冷淡,杨渭泉便毫不留情地把郑达甫赶回老家。1949年后,郑达甫来到上海重操画业,全国美术家协会征集他的“锦灰堆”,参加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从此以真面目示人。目前市场上的锦灰堆作品,凡落款为“古闽杨渭泉”的,皆为郑达甫旧作。

有学者认为,这种局面的出现可以说是清末民初中国历史的真实写照。在时代危机之中,崇古怀旧的情绪和追求残缺美的审美理念在民间颇为盛行。毁烬残篇底蕴深,赢秦残酷不堪陈,当时古迹今难见,以此聊表旧精神的锦灰堆的流行也就很自然了。

清粉彩锦灰堆纹碗

图片 1

民国时期,杨渭泉是上海鼎鼎有名的“锦灰堆”画家,谁能想到,他其实对绘画完全是门外汉,全靠别人“代笔”!代笔者名叫郑达甫,本在家乡任小学教师,无奈待遇实在太低,不能维持生活,他便来到上海,想凭借自己出色的绘画功底卖画赚钱。商人杨渭泉结识郑达甫后,便想了个歪招,要留郑达甫在家专门为他代笔作画,而郑达甫此时生活窘迫,有人邀他代笔,便同意了。

严格来说,陶瓷的八破纹与绘画中的锦灰堆不是一回事。八破图画作主要描绘与文字书画有关的题材,而陶瓷八破纹表现的是一种繁缛华丽的风格。据文献记载,明成化年间兴起的陶瓷纹样八破纹是一种繁密的图案画,即所谓折枝花果堆四面。明人称之为锦盆堆,各种名花瑞果堆积其中,或在锦地上画折枝花的形式,也叫锦上添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