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无忌画室入驻香水之都北竿山国际艺术中央

图片 1

图片 1
内容概要:陈无忌1989年拜入谢稚柳、陈佩秋先生壮暮堂门下,遂潜心于敦煌艺术及张大千艺术的研究和临摹。并进一步研究中国绘画史和中国历代画论。于审美情趣和绘画理念,都有了更大提高。至今在海内外举办过十余次个展。作品以山水为主。傍及人物、花乌、走兽、鱼虫等所有十三科。
陈无忌1989年拜入谢稚柳、陈佩秋先生壮暮堂门下,遂潜心于敦煌艺术及张大千艺术的研究和临摹。并进一步研究中国绘画史和中国历代画论。于审美情趣和绘画理念,都有了更大提高。至今在海内外举办过十余次个展。作品以山水为主。傍及人物、花鸟、走兽、鱼虫等所有十三科。追求画家画和文人画相结合,及工笔和写意相结合的风格。近些年来,在“上法唐宋”、“外师造化”并结合“中得心源”的基础上,致力于将放纵的和细腻的画法熔冶于一炉的风格追求,个性面貌日见明确,时代精神不断完善。
陈无忌学画之初曾大量师法唐宋经典名迹,皴擦点染中浸涵古韵,后又在名山大川、奇花异卉之间游历和感悟中,进行了大量的写生,日积月累,磨砺出深厚的笔法功力。
除了对传统笔墨的深入学习,陈无忌更加注重和擅长对色彩的表现,对历代壁画和唐宋重彩画都做过深入研究和大量实践。而后在张大千先生和恩师谢稚柳先生的影响下,
对泼彩产生了浓厚兴趣,从开始尝试到经过日复一日的习练,很快的掌握了泼彩和泼墨技法。
在长达十二年的旅居新加坡期间,午后强烈的阳光和倾盆而下的暴雨的混沌迷濛,所有大自然中色彩的万千变化、明暗过渡,以及现代摄影色彩表现等等都在影响着他对色彩运用。他曾在法国莫奈花园、罗浮宫等地考察印象派绘画的色彩,直面西画经典原作之美,比较中西方绘画色彩运用之异同。再一次使他对光与色的关系又有了新的感悟和理解,也对墨和彩的极致表现有了自己的心得。
他完全摆脱了传统青绿浅绛山水的程式之感,潇洒磅礴的泼彩在宣纸上留下氤氲的肌理效果,流光溢彩,气韵生动,泼彩绘画已然炉火纯青。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色彩面貌和艺术语言。
被传统绘画禁锢是画家们最大的梦魇,固步自封的状态会扼杀创作前途,突破,成为每个艺术家必须克服的困难。而陈无忌在泼彩绘画的过程中,完全卸下传承的包袱,摒弃传统的约束。用全新的视野去表现山水和自然,赋予古法绘画以新的涵义。
当传统被打破时,陈无忌赋予泼彩的新涵义就让他的作品有了新的面貌,有了独属于他的绘画语言。成为名符其实的当代中国绘画。陈无忌的泼彩推开层层彩晕墨迹而推陈出新,以当代绘画的新思维做准则,不断思考、改变、挑战,将浩渺、绮丽、灵动的山与水用新方式呈现出来,且始终能延续东方人文的气息,逐渐构筑出泼彩山水的新境界。
绘宇宙天地之变化,画自然万物之规律,烟村晓霭,层峦暮云或雨湿雪积,云蒸霞霨,令人耳目一新,让更多人欣然见到了陈无忌的画道新境,成为这个时代浓墨重彩的一笔。

陈无忌师承谢稚柳、陈佩秋,艺术上坚持取法乎上,筑基于中国唐宋经典绘画的精华,兼取中国传统文化深厚的内胆,同时以在海外十多年的游学,广采博取,溶现代摄影光感幻彩和西洋印象派绘画光与色的神采于一炉,时代面目强烈,
承鉴古今、融贯东西,已完全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强烈的个人风格,为当代中国画开创出全新的审美方向,极具投资价值。

内容概要:恩师陈佩秋先生评价说:“陈无忌是继张大千之后泼彩泼墨山水画无可争辩的第一人”。
恩师陈佩秋先生评价说:“陈无忌是继张大千之后泼彩泼墨山水画无可争辩的第一人”。且其工笔重彩青绿山水当今画坛无人堪比,他是继张大千之后绘画题材最广泛、绘画技法最全面的画家,被誉为“今之大千”。
几天后,将有一场由艺术基金举办的“艺术雅集”在浦东九间堂举行。这次活动邀请了80余位海上家和基金的投资人士莅临,但活动的主角只有一位,就是旅居新加坡的上海实力派国画家陈无忌,当天恰是他50岁的寿辰。
陈无忌是上海鼎艺艺术品投资基金最主要的合作艺术家,这位土生土长的上海画家,外表儒雅谦和,名字却反映出他内心蕴含的一种强大的力量,与外表截然相反,从他的作品可以看出,陈无忌在艺术中追求的是一种“似”无忌惮的、随心所欲的状态,但陈无忌又是讲究法度的,似乎没有忌惮并非真的没有忌惮,这个他创作中所尊崇的法度就是既要符合美的,同时又是很自在的,符合天然的,这个法度贯穿了陈无忌所有的艺术创作,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追求绘画门类的小而专,而是敢于涉猎大而全。他的作品以山水、花鸟为主,傍及人物、走兽、鱼虫等所有中国画十三科。
中国画讲究师承和传统的延续,千余年来一直如此。陈无忌研习中国画已经有30余年的时间,他的启蒙老师是上海博物馆的考古专家孙仲威,从孙先生那里学习写生和临摹古画,后来又有机会同张大千的徒孙李伯南研习古今名家技法,1989年拜入当代书画大师谢稚柳先生和陈佩秋先生门下,遂潜心于敦煌艺术及张大千艺术的研究和临摹。并进一步研究中国绘画史和中国历代画论。
追古摹今 取法乎上
《易经》中有句话叫“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陈无忌将这句话运用在绘画学习中,他认为“取法乎上”的原则就是,寻找中国美术史上公认的最好的画家去学习,比如宋人花鸟画,明代的宫廷画家吕纪的工笔画,明代后期陈白阳、徐青藤的写意作品都是陈无忌临摹、研究的对象。在追求时代感的时候,陈无忌悉心分析同时代画家中最有艺术创作特点的人,同样不拘地域、画派,一样为之所用。
陈无忌继承了张大千晚年创造的泼彩画法,1957年,张大千步入中晚年的时候眼睛出了问题,于是生理上的原因促使他由文细一路的画风转向大泼墨泼彩写意上来。目前张大千在市场上拍卖价格最高的作品就是泼彩绘画,陈无忌说:“我不敢去跟这样一位难以望其项背的画家比,但每个艺术家在追求自己绘画的完美境界的时候都有自己独特的落脚点,不是前辈画家完全能够笼罩的,可以挣扎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陈无忌的天地就是将精细的工笔绘画同泼彩技法相结合,营造出既放纵又细腻的山水气象。
目前在陈无忌推出市场的几种绘画作品中,最成功的就是泼彩绘画,代表画家个人风格完全形成和成熟;其次是工笔重彩的青绿山水,在中国美术史上,青绿山水画的兴盛是一个短暂而特殊的时期,宋代之后就逐渐衰落,其一因为其创作的难度非常高,体现出的面目没有像水墨画那么丰富;陈无忌认为,中国画要想在国际市场中掌握话语权,重彩是中国画必须着重表达的一个方面,特别是水墨绘画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当代画家再想有所突破已经非常困难,唯有色彩方面还有非常大的空间有待挖掘,提升与拓展。
智勤并重 终得心源
一个艺术家如果缺少天分的话,再勤奋也无法达到巅峰,而一个有天分的艺术家自我满足,对待绘画好似浮光掠影,荒废者也不在少见。对于天分,陈无忌说:“我生来就是画画的,你让我做其他的行业我做不好。”对于勤勉,陈无忌又说:“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我之所以绘画的题材广泛而技法多样,唯一的原因就是比别人勤奋得多。”

SAC上海北竿山国际艺术中心坐落于青浦赵巷,占地约2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有9万多平方米,是国内唯一的采用清水混凝土外墙建设的超大规模现代化建筑群落。

北京保利八周年秋拍陈无忌专场

陈无忌先生的个人画室入驻北竿山艺术中心,不仅仅使这位大师有良好的创作环境,也希望能够成为面向社会、传承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基地。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艺术家的不断入驻,北竿山艺术中心必将成为艺术爱好者的教学、观摩、创作、交流场所。吼狮堂画室可望辐射整个赵巷、佘山社区,为丰富该区域的文化活动起到积极的作用。

拍卖画作总计46幅,作品内容涉及山水、花鸟、人物等各个领域,每幅作品都是陈无忌近年来创作的精品。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