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徐寿康——记念徐寿康生日120周年书法和绘画巡展圣Diego站开幕

图片 1

展览内容分为两个版块:第一版块主要介绍徐悲鸿选择其绘画参照范本时所处的特殊艺术环境。第二版块则将他的代表作与法国导师们的作品进行对照。展览同时也对这些法国影响的局限加以界定,而这正归因于徐悲鸿自身的才华禀赋。

徐悲鸿纪念馆新馆占地面积5363.23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885平方米,其中藏品库区面积1799平方米(含两间文物修复室),展览陈列区面积4163平方米,观众活动区5000余平方米。

8月22日,为了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暨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永远的徐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书画巡展成都站,在红美术馆盛大开幕。开幕式剪彩仪式本次联展展出徐达章、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关山月、廖静文、吴作人、赵少昂、李苦禅等共79位艺术名家的作品百余幅,其中还包括傅森年、冷军等川籍艺术家的作品十余幅,这些参与的艺术家都是徐悲鸿先生的亲人、朋友和学生。蒋兆和《战后余生》徐悲鸿是杰出的画家和卓越的美术教育家,是中国艺术教育体系的奠基人。对中国绘画事业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将西方写实绘画引入中国,改变传统文人画以及因循守旧的绘画现象,是徐悲鸿在中国20世纪艺术革命过程中的重要成果。他留学法国,带回西方美术的绘画技巧,和传统绘画相结合,创作了许多精品,并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如吕斯百、吴作人、张安治、吕霞光、孙多慈、顾了然、文金扬、孙宗慰、陈晓南、冯法祀等等,构成了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重要部分。徐悲鸿不但擅长中国画,油画和素描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的创作题材广泛,山水、花鸟、走兽、人物、历史、神话,无不落笔有神,栩栩如生。他的代表作油画《田横五百士》、《徯我后》、中国画《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巨幅作品,充满了爱国主义情怀和对劳动人民的同情,表现了人民群众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威武不屈的精神,表达了对民族危亡的忧愤和对光明解放的向往。他常画的奔马、雄狮、晨鸡等,给人以生机和力量,表现了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尤其他的奔马,更是驰誉世界,几近成了现代中国画的象征和标志。徐悲鸿《北游所见》徐悲鸿与成都的不解之缘作为徐悲鸿及亲友、师生作品巡展尤为重要的一站,成都和徐悲鸿颇有渊源。成都的风土人情、历史底蕴对徐悲鸿影响很大,一生中艺术创作的重要时期便是在成都,中国艺术与西方艺术交融的独特风格开始成熟。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当属1943年。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徐悲鸿经常带领中央大学与中国美术学院的师生到青城山写生,他们饱览青城山色,激情难抑,创作了大量作品。事实上,徐悲鸿与成都缘分不仅于此,徐悲鸿创作的最大一匹单马作品《立马图》,被成都宝光寺收藏着。1942年,徐悲鸿游览了宝光寺,感慨国难时艰,佛寺尚存,现场挥就《立马图》。徐悲鸿一生画马很多,宝光寺此幅高近两米,亦是其传世立马图中最大的一幅,艺术与佛心,在禅院香火与晨钟暮鼓之中交织一体。展览的79位艺术家中,有12位川籍艺术家参展,他们或师承徐悲鸿,或与徐悲鸿有着情感的牵连。17岁跟随徐悲鸿学画,获得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的美术师李焕民将携作品《高原之母》《驯马手》参展。另有一位川籍艺术家傅森年,和徐悲鸿也有着奇妙的缘分。在徐悲鸿一生中,对提携过自己的人,他会用画肖像存念的方式报答,于是徐悲鸿的油画作品《傅增湘》出世了。本次展览,傅森年将带作品《五月重生》、《红山茶》参展,再续祖父傅增湘与徐悲鸿的不解之缘。李焕民《高原之母》傅森年《五月.重生》据策展人张邵憬介绍,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的一系列活动先后在全国各地展开,其目的就是让徐悲鸿先生成为世界人民的财富,让我们通过他的作品,追随他的思想印迹,感受他强大的内心世界所带给我们的艺术力量。让我们缅怀大师,读懂大师所处那个时代的主题,继而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强烈的时代共鸣。这次巡展第一站是北京,第二站是烟台,第三次来到了成都,这次成都的展览在之前两次的基础上,又加了很多幅徐悲鸿先生弟子的作品,并且因为成都对于徐悲鸿先生及其弟子有着深厚的渊源,也是徐悲鸿先生特别喜爱的地方,他对成都的老百姓,成都的生活都很有感情,这两点也让这次展览规模更大以及更加有意义。徐晓阳老师为嘉宾讲解画作徐悲鸿的长孙徐小阳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徐悲鸿先生从一个穷孩子走到一个大艺术家,40多年的绘画生涯中,他创造了大量的作品,并且也收藏了大量的作品,并且他为了改良中国画,到了欧洲留学,将中西结合的绘画方法带到了中国,建立了自己的一个教育体系,在留学期间,他也带了很多中国画去展览,引起了大家的赞赏,也让西方了解了中国文化,中国的艺术文化也得到了推广。在抗战期间,徐悲鸿先生也画了大量的作品,比如《奔马》、《狮子》等,在他一生4000多福画作中,其中大多数都在抗战期间进行了募捐,并且在他去世之后,所有的作品和收藏的画全都捐献给了国家,没有留给自己一点东西。所以将抗战70周年和徐悲鸿先生诞辰120周年作为这次展览的主题,也是有着特别的意义,这次画展也希望对现在的人有一种教育意义,要有爱国主义精神。据悉,本次展览从8月23日开始,到9月11日结束,欢迎广大艺术爱好者前往红美术馆参观。

  展览共有162件作品参展,其中59件作品来自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45件来自私人收藏家,参展的徐悲鸿作品共有64件,均来自北京的徐悲鸿纪念馆,还有4件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的徐悲鸿藏品。
  1919年,徐悲鸿前往法国学习美术及其艺术教育体系,他对法语的掌握相当熟练,并且于1921年通过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考试。徐悲鸿充分汲取19世纪法国学院派绘画的养分。在1920年间,他曾与这一绘画传统的最后一批领军人物有着深厚的师生关系,例如专注于历史画的弗朗索瓦·弗拉孟,专注于自然科学知识的费尔南·柯罗蒙·阿尔伯特·贝纳尔以及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等等。徐悲鸿曾在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希奥岛的屠杀》前哭泣,但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认为,徐悲鸿最终更加青睐的是骇人的、有节制的力量,例如大卫或安格尔的绘画。

编辑:文凌佳

为纪念徐悲鸿杰出的艺术成就和对中国美术事业的贡献,1954年,原文化部以徐悲鸿北京东受禄街16号的故居为馆址,建立徐悲鸿纪念馆。1967年,因北京修建地铁,徐悲鸿纪念馆被拆除。1973年,党和政府决定恢复重建,历经十年,1982年12月,徐悲鸿纪念馆新馆在西城区新街口北大街53号落成,占地面积2180平方米,建筑面积3250平方米。

图片 1

徐悲鸿画作《田横五百士》

展览强烈地反映出徐悲鸿早年对于中西绘画的专注研究与创新思考。任北大画法研究导师期间,他发表了《中国画改良论》,提出近代国画的洗旧革新,又以数年之勤功精研西方美术的传统与现状。徐悲鸿的作品显示了极高的艺术技巧和广博的艺术修养,是古为今用、西为中用的典范,其所建立的教育体系更对中国美术教育发展史影响深远,堪称中国近现代美术之父,为中国美术发展方向注入了新的生机,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传统美术落后状态,使中国的美术教育和美术事业走上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

曾被水泡后修复如初的《田横五百士》。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编辑:石皓琳

  回国后,徐悲鸿受高美教育模式的启发,创立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教育体系。但是,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位来自于中国的画家,既不熟悉,也不容易理解,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承认,目前徐悲鸿的作品在法国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小的。“中国一直以来在推广其本国大师这方面都有所欠缺。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中国文化的受认可程度都不是很高,这就和日本文化的普及程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据了解,该展结束后还将赴河南省博物馆、上海中华世纪宫展出。

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说,徐悲鸿的作品如今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油画作品仅剩一件尚未完成修复。馆藏的徐悲鸿作品和古代美术作品未来将陆续与观众见面。

  11月15日,《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出自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1953)之手的名作,将首次与来自奥赛博物馆、小皇宫博物馆、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美术宫等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的国家收藏作品在中华艺术宫并置展出,展览旨在阐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学院派艺术对中国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的一生与其作品的重要影响,展览将持续5个月。

2014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两国共同筹备了大量庆祝活动,各类艺术交流活动纷至沓来,为两国人民更好地相互认识与相互了解提供了良好契机,并为长期加强中法社会间的纽带创造了良好机遇。

纪念馆开馆首展,呈现了徐悲鸿艺术创作的总体面貌。

2014年5月8日,由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徐悲鸿纪念馆、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河南博物院共同主办的大师与大师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隆重开幕,展览旨在回顾中国现代艺术大师徐悲鸿先生青年时期在法国的艺术学习的探索经历,梳理中国现代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在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发展脉络及其重要成果,呈现这一时期发生在中国与法国之间的一段标志性的文化艺术交流史。

120余幅展出的作品,涵盖徐悲鸿各个艺术创作时期。其经典作品《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等集中亮相。

徐悲鸿 田横五百士1928-1930 布面油画 197349cm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

常设展览分为四个板块: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性绘画创作妙造自然徐悲鸿的风景题材绘画写生入神徐悲鸿笔下的动物、花卉翰逸神飞徐悲鸿的书法。

展览由法国奥赛美术馆、巴黎小皇宫博物馆、默伦美术馆、鲁贝博物馆、南特美术馆、科涅克市博物馆、博韦市瓦兹省立美术馆协办,将持续到8月3日。

与此同时,临时展厅首展为
大师眼中的大师徐悲鸿与齐白石研究展。将齐白石、徐悲鸿50余件(套)作品同台展出,使观众得以近观这批见证两人友谊的精品佳作,从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与文人交往的轶事。

大师与大师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是首度将徐悲鸿先生及法国学院大家们的绘画作品同期展出。此次展览展出徐悲鸿及法国学院大家们的绘画作品共123件,其中包括徐悲鸿留学法国期间4位法国导师的重要代表作品。呈现出弗拉孟、达仰、柯罗蒙、贝纳尔4位法国导师对徐悲鸿的未来所产生的非凡影响。

展览展出了徐悲鸿1938年所作的一幅《奔马》,为了祝贺齐白石78岁高龄得子,徐悲鸿画了这幅千里驹相赠。另有一幅1947年的《竹石雄鸡》由两人合作,徐悲鸿画鸡,齐白石补石头兰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