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艺术品商场高峰论坛集中“转型”

图片 1

画廊进入中国时间不长,经营人才短缺,管理经验不足,特别是由于视野、理念以及市场拓展能力的局限,内地画廊数量偏少,专业化、国际化程度偏低。加上国内本土画廊高位集中入市跟风经营,以及艺术品市场业已形成私下交易的商业惯例,使得国内画廊业普遍面临经营困境。

去年以来,中国当代的艺术品市场在海内外一路行情暴涨,引起了普遍的关注,有关中国艺术市场是否正在进入一个泡沫时期的议论不绝于耳。对此,我的基本看法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在进入一个资金大盘放量增长的阶段,不管这些进入的资金是来自海外投资基金,还是中国民间的投机资本,都有助于更多的人关注和投入中国艺术品市场,这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非常需要的一个超常发展期,否则长期不死不活,在一个低资金总量的基础上是不可能有大的作为的。

12月12日,第五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在位于王府井的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举行,论坛由99艺术网主办,《艺术财经》、《投资艺术》、《中国拍卖杂志》、艺典中国、《Hi艺术》协办,北京市文化局、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作为此次活动的指导单位。今年是99艺术网成立11周年,也是其连续主办该活动的第五年。本届论坛题目为转型:艺术市场的未来之路,分为碰撞:全球艺术品市场新形象、融合:艺术市场经营的多样化及渗透:艺术收藏与消费的共生三个单元,嘉宾以主题演讲、圆桌讨论的形式诠释该主题。在第一单元的嘉宾观点分享中,中拍协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刘幼铮以2009年以来的艺术市场数据分析判断,他认为金融化和国际化已经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两个标准。对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作出两点分析:一是经济全球化催生了艺术市场的全球化;二是网络技术、社交媒体的迅速发展促进了艺术品的交易。而新兴市场从十年前德国、中东尤其是近年中国市场的蓬勃发展,成了全球艺术市场份额增加的主要原因。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结合北京保利拍卖在艺术品金融服务与艺术品点电商的实践阐释了其演讲主题艺术品行业的两只翅膀。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以今年秋拍是公司成立以来最艰难的一次、中国艺术品市场不缺钱,缺的是信心来分享其对2014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理解。对于艰难一说,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认为国家的文化引领力或说文化动力才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迫切且最为需要的。在第二单元的头脑风暴中,苏富比总裁温桂华认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已经从理想转向现实操作和未来设计,刘尚勇则从实操层面细分市场、精准服务、明确靶标及责任到位四个维度解答了新常态下艺术品拍卖公司的生存策略,拍卖行的人员配置层面的问题在温桂华看来是企业长远发展的基础。罗芙奥艺术集团董事长王镇华表示他们将一部分的精力转移到整个艺术金融产业与服务体系建设上来,比如私人洽购和投资艺术仓储管理公司。多元化经营同样是画廊发展面临的问题,对此,北京画廊协会会长程昕东表示画廊实现多元化经营是一个大的趋势,广州华艺拍卖执行董事兼艺术总监王野夫将画廊、博览会集合于一条产业链上,多元化经营聚焦点为特色经营。第三单元多位收藏家分享了其在艺术收藏及消费方面的心得。刘益谦认为收藏是一种个人行为;倾向古代书画的收藏家朱绍良和陆忠则从艺术史研究方向出发讲述艺术品收藏;唐炬认为艺术品投资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积累,他认为所谓收获只有长时间的积累,到了一定时候发现一个主线索是你的定位,其他的线索就可以进行一种梳理。自称印象派画家的收藏家王中军表示他的第一件藏品是艾轩的油画,后来也曾成车的购买艺术品,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到过拍卖现场,我是白羊座,怕自己会冲动。99艺术网年度艺术市场颁奖典礼在一整天的头脑激荡之后举行,共评选出年度创意拍卖专场奖、年度创新拍卖公司奖、年度突出贡献拍卖公司奖、年度最具影响力拍卖公司奖、年度创新画廊奖、年度突出贡献画廊奖、年度最具影响力画廊奖、年度新锐藏家奖、年度贡献藏家奖、年度影响力藏家奖、年度艺术市场风云人物奖和年度艺术市场榜样人物奖共12个奖项。方力钧艺术酒为此次论坛的赞助商之一,该酒曾在今年CIGE首次亮相,据其负责人曾春介绍,艺术酒的研发周期历时一年,套装包括两款酒:52度大瓶装及70度小瓶装,限量生产19999套,每套有唯一编号,艺术家签名烧制在瓶身上,售价为2998元人民币。白酒某种程度上代表中国传统古文化,选择与当代艺术家方力钧合作,在传统白酒中注入时代精神与的新的生命力。据悉,未来还将研发收藏级艺术酒,数量更少,价格在几万元一套,将选择方力钧的作品直接烧制于瓶身,目前该产品正在你打样中。明年,她计划在成都筹划一档以1997为主题的跨界艺术展,艺术作品电影、音乐等均有涵盖。

中国画廊业在最近的10年里一直处于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不过在这种繁荣背后却是举步维艰的尴尬。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大部分画廊既没有良好稳定的盈利,又没有积极广泛的社会影响?中国画廊业究竟面临哪些困难?它在艺术板块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根据欧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画廊是艺术品市场活跃繁荣的基础,是艺术家与收藏家以及大众消费群体的桥梁和纽带,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虽然国内画廊业暂时困难重重,却不是四面楚歌。当务之急是抓住机遇,绝地反击,突出重围。

但是,这里有两点需要特别关注。一是我开头所说的涨幅最快的是中国当代的艺术而不是中国当代艺术,前者是一个时间概念而非艺术概念,即市场不仅热炒上世纪90年代以来曾经具有“前卫”色彩的现代艺术,也热捧那些商业性很强的写实性绘画(这两者只是不同风格与类型的艺术商品),但对于正在发展的具有创意的中青年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购藏敏感,这说明进入市场的资金背后,更多的是投资者、投机者而非具有艺术史眼光的收藏者,前两者关心的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历史定位而是自己的投资回报。另一点是这一波的行情上涨主要是由拍卖业强力拉动的,而非由画廊和收藏者的供求关系决定的。具体说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并非由画廊根据市场销售状况逐年上调并成为拍卖公司的估价参考,而是在拍卖公司与拍品提供者的人为拉高下,反而影响到画廊作品的日常定价,这是一个反常的逆向定价模式。

编辑:孙毅

图片 1中国画廊业目前面临困难重重

画廊业要积极走出画廊,深入两端。一端就是深入艺术家之中。以深厚的艺术修养、敏锐的商业感觉和专业化的运作方式,发现和培养艺术家,尤其是具有潜力的中青年艺术家。眼光独到,沙里淘金,既要有眼力,还要有定力,不能被动迎合市场,被市场牵着鼻子走,跟风经营只能是大路货,精品战略才能把握市场先机。同时要尊重艺术家的创作个性和自由选择,以尊重、理解、爱护的朋友姿态做好推广宣传服务。另一端是深入收藏家以及大众收藏群体。与收藏家交朋友,向他们推荐艺术家和作品,做他们收藏艺术品的顾问和智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收藏家以投资收藏为主,绝大多数人是为了投资升值而收藏,因此画廊即使与收藏家交朋友,进行感情投资,都不如以专业眼光、行家手段向他们推荐的艺术家和作品能在三、五年内迅速升值来的实惠。收藏家通过市场考验选择了画廊,就会成为画廊的铁杆粉丝。如果画廊有一个由几十个甚至几百个铁杆粉丝组成的收藏家队伍,距离成功的顶点就不远了。

与西方成熟的艺术市场体制不同,在画廊、艺术博览会和拍卖公司这三大艺术市场类型中,中国的艺术拍卖公司一枝独秀,博览会竞争激烈,而画廊业处境艰难,虽然近两年画廊蜂起,但大多是草创阶段,还未打出赢利天下。90年代以来,中国的艺术品拍卖经历了最初的风光,亚洲金融危机后的寒冬和近期的群雄纷争,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发育过程中起到了最为重要的作用,所带来的影响也是复杂多样、正负皆有。有一种说法是,中国的拍卖公司顶替了画廊的角色,不管一个艺术家是否有画廊代理,作品是否有稳定持续的销售纪录,只要画有卖相,拿来就拍,有些青年画家就是在拍卖公司那里开始了自己的市场之旅,这大概可以算是“中国特色”吧。而在国外,艺术品收藏者主要是与画廊打交道的,大收藏家更是与大画廊有长达十年或数十年的稳定关系。

定位模糊 画廊行业困难重重

艺术品市场投资最深厚、最广大的力量在民众之中。进入小康社会的中国人已经具有艺术品投资收藏的经济基础,文明古国的子孙也有贴近艺术、提升精神的强烈渴望,只是因为历史上一些政治动荡造成传统文脉的断裂,应试教育忽视了艺术欣赏和审美情趣的培养。随着全民族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的提高,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必将很快到来。画廊应当把展场做课堂,以优秀艺术家的推介展、报告会等多种形式,吸引民众进画廊,接受艺术熏陶、文明洗礼。同时,画廊也要送艺术到基层、到社区,让民众在家门口或者就近就能欣赏艺术。这项工作很难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画廊的知音、未来的消费者就在他们中间。拥有他们也就获得了画廊发展的未来。

拍卖公司逐利为先,本在情理之中,不应指望拍卖公司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起到什么历史定位和引导作用,那是画廊和美术馆、博物馆的事情。问题在于拍卖公司对商业前景看好的艺术家的“追尾”,直接导致了一些初入市的艺术品购藏者的“追风”。这是迟到的“尾声”,不仅是因为在拍卖公司那里,你只能买到已经十分成熟的流行的艺术品,更重要的是你不具有前瞻性的艺术眼光,就不能掌握艺术品升值的主动权,在高价购入那些高档的时尚产品时,也同时购入了更高的风险。想一想,有些艺术家自1992年以来就已经画出了定型的风格产品,十几年不变,生产了多少大同小异的东西!在艺术史上,生前红火,一画难求,死后寂寥,画价大跌的画家不在少数。画价的高低是由多种因素形成的,画价高不等于艺术史的价值高,这本是一个常识,但却有不少人宁可到处收集拍卖公司图录,详细记录拍卖价格,也不愿花时间去参观画廊、美术馆,阅读艺术史,向专家咨询。

成功的画廊既要赢得利润,又要产生相应的社会影响,而这正是当代中国画廊行业缺乏的。中国画廊在蓬勃发展的10年时间里遭遇了很多困难,比如缺乏雄厚资本的支持,比如拍卖行业对于资源的抢夺,比如真正艺术藏家的缺乏等等。

对于画廊业来说,与其怨天尤人,怪罪拍卖公司抢了画廊的生意,形成强势拍卖弱势画廊态势,莫如主动与拍卖公司合作。其实当前拍卖公司最大的难题是寻找上拍精品,而实力雄厚、诚实信用的画廊恰恰并不缺少真品、精品,如果双方能摆正心态,共同开发、共同受益的话,合作的空间相当广阔。

网络上对于新手有一个称号“菜鸟”,我不知道这个词的出处,但用来描述那些跟风进入艺术市场的新手,也许是相当贴切的。他们不顾生死,飞到当代艺术市场这块火红的砧板上,只能成为那些市场操纵者盘中下菜的鸟,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东方艺术》杂志财经版主编顾维洁女士对此颇为同情,称他们“从公开的拍卖成交记录中查询艺术的价格记录,把每一次拍卖当成真实的成交,却无法想象目前有相当多的成交事实上只是艺术家或经纪人玩的一场‘秀’而已”。事实上,某些经纪人把一个画家的作品抬到几十万乃至数百万元的价格在拍卖场上自己买回,然后私下以此拍卖价格为准打折卖画给那些不知就里的“菜鸟”,这已是圈里人士大多知晓的造市猫腻。

曾经营过画廊的著名策展人邓亚鸣认为,“中国画廊行业普遍现金流短缺,也没有形成稳定的收藏群体,解决不了产出就意味着资金周转越来越慢,形成压力不堪重负直至关门。目前市场上有95%的画廊是亏损的。”

国际金融危机给新兴市场经济体上了一堂惊心动魄的金融课,2009年以后,金融资本纷纷以艺术基金的形式试水艺术品市场,70多只基金,近百亿元的资本,无疑为艺术品市场注入了最为宝贵的资本。然而金融资本进入艺术品市场也是顾虑重重、困难重重,国际艺术基金顺风顺水斩获丰厚的强烈诱惑,使他们跃跃欲试,同时艺术品市场的艺术门槛、学术门槛也让他们望而生畏,如果画廊挺身而出,艺术基金所谓艺术、学术乃至市场门槛统统都是坦途。强强联合,优势互补,何乐不为!当前的问题是谁都不愿当配角、做服务。特别是全社会诚信缺失,使人与人之间、人与机构之间、机构与机构之间缺乏最起码的信任。如果画廊能够放下身段,率先做起,就有最大的可能走出多重挤压的困境。

说到拍卖公司的暗箱操作,人们会认为,小公司竞争激烈,花样百出,国际知名的大拍卖公司应该比较可信。但这也是一个认识的误区,报载北京秀水街的小商贩将假冒的知名品牌服装搞到五星酒店里高价专卖就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这里我向读者推荐英国著名记者彼得·沃森的《拍卖索斯比》一书(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此书是他经过长达数年的卧底调查写成的,揭示了国际最大的艺术品拍卖行索斯比与走私商合谋,拍卖印度等国的走私文物的秘密。

邓亚鸣表示,与国外画廊相比,国内画廊首先定位不明晰,不管是选择艺术家的标准和取向,还是双方的合作模式都比较模糊。其次国内画廊缺乏长期经营的心态。“从国外画廊发展及成熟的历程来看,能盈利并且有稳定投资回报的画廊都是有10年以上的经营周期。只有长期运营,才能培养自己的藏家体系。而国内画廊大多都是建立在套利心态下的短期行为。对于年轻艺术家更需要长期经营的平稳心态,要耐得住寂寞。当然机构包装一个有实力、有潜力的艺术家并将其推向市场无可厚非,但能持续且形成规模地去经营某个艺术家的机构少之又少,大部分急功近利。此外,国内画廊规模较小,承受经济波动的能力弱,有点风吹草动就难以为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